Ken Yeo 杨全荣的个人网站
Ken Yeo 杨全荣的个人网站

自伯大尼

自伯大尼
词:倪柝声(1903-1972),曲:传统爱尔兰曲调
经文:路24:50

[第1节]自伯大尼你与我们分手后,我心有个真空无可补满,我坐河滨,将琴挂在柳枝头,你不在此,我怎有心鼓弹?

当我深夜孤独安静的时候,

此时我无忍受,我也无享受,

不禁叹息,我想着你是多远,

我想着你应许已久的归旋。

[第2节]

你的马槽使我生无家之想,

你的苦架使我无所欲喜,

你的再来使我怀未见之乡,

你的自己成我追求目的。

你不在此,喜乐已减牠滋味,

诗歌也缺牠所应有的甜美;

你不在此,终日我如有所失,

主啊,我要你来,我不要你迟。

[第3节]

虽我在此也能享受你同在,

但我深处依然有个缺憾;

虽然有你光照,也有你抚爱,

有个什么我不知仍不满!

平安里面,我却仍感觉孤单,

喜乐时候,我仍不免有吁叹,

最是足意中间,也有不足意,

就是我还不能当面看见你。

[第4节]

亡人怎不想见生长的乡邑?

俘虏怎不想见故国故人?

情人分离,怎不一心羁两地?

儿女远游,怎不思家思亲?

主啊,我想要见你面的心意,

还非这些人间情形可比拟;

现今在此,我无法见你丰采,

是否只好叹息等到你回来!

[第5节]主,你能否忘记你曾经应许,你要回来,接我与你同在?但一天天又一年年的过去,我仍等候,你却仍未回来!

求你记念,我已等得好疲倦,

而你踪迹好象当初一样远!

多久?多久?还有多久的时候,

你才应验应许来把我提走?

[第6节]

日出日落,一世过去又一代,

你的圣徒生活、等候、安睡,

一位一位,他们已逐渐离开,

一次一次,我们望你快回。

我主,为何你仍没有显动静,

天仍闭住,我们观看仍对镜,

我们在此依然等候再等候,

哎呀,是否我们等候还不够?

[第7节]

当我回想,我已等候多长久,

不禁叹息,低头独自流泪,

求你别再迟延不听我要求,

现今就来接我与你相会;

来吧,我主,这是教会的求呼!

来吧,我主,请听圣徒的催促!

来吧,历世历代累积的共鸣,

我主,能否求你今天一起听!